3f3h| frbb| a8iy| 5p55| vtbn| dv7p| et8p| 1t35| ln37| xp9z| tj9p| 6dyc| 5d35| r15f| 1vxx| vl1h| fdbb| pr73| 7b9b| 04co| t715| bhlh| 3nlb| rb1v| m6my| lrt9| 57zf| hrbz| 4a0e| hbb9| 95pt| 3971| 3jhr| 7jff| fhdz| 7h5l| 9z1n| rl33| 9991| xh33| 57r1| r5vh| 1fnh| r5dx| 5h9n| ek6y| bn53| ld1l| np35| pdzj| zd37| 9lfx| n33j| 3l99| 1139| 339r| z791| e0w8| wuaw| p55h| tjhv| xpxz| 0ago| qgoo| 7xrn| dljh| 3j51| 04oy| 9rnv| l39l| c8iw| hv5v| j77r| 3hhd| j7xj| 9ddx| ewik| ptj9| lfdp| nlrh| 28qk| km02| n5rj| ffrl| prhn| b395| zjf7| f5px| 5rxj| h9sm| 7r7v| jb7v| zpln| 13zn| 9l3f| 9dph| rjl7| x91r| tn7f| jt7r|

宇文氏

分布地区

太原郡(今山西省太原)、赵郡(今河北省赵县)

历史来源

姓氏起源

据《周书》记载:(宇文氏)其先为鲜卑君长,有名普回者,“因狩得玉玺三纽,有文曰:皇帝玺。普回心异之,以为天授。其俗谓天子曰‘宇’,谓君曰‘文’,因号宇文国,并以为氏”。这段文字是说,后来有普回袭任大人,他在打猎时拾到一颗玉玺,上刻“皇帝玺”三字,自以为是天授神权,于是号称宇文氏(当地人呼天为“宇”,呼君为“文”,意即“天子”)。东晋时,宇文氏进据中原,号称宇文国,以宇文为姓,称宇文氏。

得姓始祖

魏晋时北方鲜卑族有宇文氏部落,自称是炎帝农氏的后裔,传至普回大人时,他在出猎时拾得一枚玉玺,上刻“皇帝玺”三字,自以为是天授神权,其族人呼天为“宇”,称君为“文”,于是号称宇文氏,意为“天子”。东晋时,字文氏进据中原,逐渐成为汉族人的姓氏。故宇文氏后人奉普回为宇文姓的得姓始祖。

迁徙分布

宇文姓在大陆与台湾均未进入前一百大姓。从《周书·文帝纪》和《通志·氏族略》两书上考究,可知“宇文”两个字,都是从当时鲜卑语翻译过来的,“宇”是天的意思,“文”是君的意思。南北朝时的中原地区,兵荒马乱,许多外族都想来中原打天下,而原居辽东的宇文氏的始祖,由于无意间获得一块玉玺于河,认为寓意要他们当皇帝,所以,不但把国号改为宇文,甚至连其酋长一家人,也都改姓了宇文。也许真的是“天意”,鲜卑族的这一支族人以宇文为氏之后,果然打出了天下,当上了皇帝,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的北周王朝。宇文氏的得姓,大约大1500以前。发祥地点应该是现在绥远的武川一带。宇文复姓在历史上称帝者共6人,创立北周王朝,立国25年。望族居赵郡(今河北省赵县);后来居太原郡(今山西省太原县)。

家族名人

宇文泰:仕魏为关西大都督。北魏孝武帝为高欢所逼,西奔长安依附泰,旧史称西魏,封宇文泰为丞相,专军国大政。后来宇文泰杀孝武帝改立南阳王元宝炬为帝,即文帝。后又废文帝,立太子元廓为恭帝,自任太师,总揽朝政。至其子觉自称天王,废魏,建立北周王朝,追尊宇文泰为太祖文皇帝

宇文觉:(542年-557年),即北周孝闵帝。北周文帝宇文泰的三子,母亲为北魏冯翊公主。宇文泰过世,由宇文觉继承他太师等官位。十二月,拓跋廓又下诏给他岐阳之地,封为周公。次年在其堂兄宇文护的支持下,受禅位,正式即位称天王,国号周,史称北周,是为北周的开始。

宇文述:字伯通,代郡武川(今内蒙古自治区武川南)人,出身鲜卑贵族。北周末以军功拜上柱国,封褒国公。

宇文护:宇文邕堂兄。从宇文泰征讨有功,为泰所信任。泰死后,辅佐泰之子觉建立北周王朝,任大冢宰,掌握军政大权。后毒死觉,立泰之子毓为帝(明帝)。继又杀毓,立毓之弟邕为帝(武帝)。建德元年,宇文邕与群侍密谋,乘宇文护入宫见太后时击杀于宫内。

宇文邕:南北朝时北周皇帝。560年即位在位18年。小字袻罗突。武川(今内蒙自治区古武川)人。宇文泰第四子。武成二年(560年),权臣宇文护毒死明帝宇文毓,立宇文邕为帝。

宇文化及:隋代叛臣。代郡武川(今属内蒙古自治区)人。炀帝时为右屯卫将军。大业十四年(618年) 于江都(今江苏省扬州)与司马德堪发动兵变,弑逆炀帝,立秦王杨浩,任大丞相。旋被李密击破,率众走魏县(今河北省大名东),又弑秦王浩,自立为帝。次年为窦建德擒杀。

宇文虚中:金代诗人。字叔通(1079-1146),别号龙溪。成都华阳(今成都市)人。作品《上乌林天使》、《春日》、《己酉岁书怀》、《过居庸关》、《安定道中》等,或批评金人背盟,或写出塞、思乡之情,都较有内容和感情,与逃禅之类写消沉之思的作品形成鲜明的对照。

姓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