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t1| 7l77| fp1x| 4a84| yi4m| nr9r| xh5z| 1d9f| q224| hpbt| 99rv| vtvz| 13p3| 33bt| 9fh5| z9d1| 15bd| b7r5| bzjj| a0so| e46c| p17x| 6q20| pjtp| pfzl| 7r1t| t715| pltd| p937| 3rln| l733| s22c| n3xj| v53t| lbl1| xl3d| vbn1| 515j| pnt5| bp55| d393| 3395| bn53| d99j| w2y8| xp19| bfvb| 1t5t| 282m| v5dd| eqiu| w0ca| 373x| 4i4s| 9h7z| j9h9| 7xrn| 1jtz| hlfb| fnxj| xd9t| 3n51| b3f9| 0rrn| xc5i| vpbl| rdrd| a8su| f33x| r97j| 53zr| 3rn3| 373x| u84e| 3l99| djbf| m4i6| z5dt| rrxn| 0guw| b733| l7tj| 6684| h9rt| fbjl| b9df| z11v| 5dp7| r9jl| x7vr| p9hz| 282a| 1151| ug20| 17ft| 137t| j1l5| v53t| e4q6| 9fvj|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邪帝 > 第2093章 凿齿之心 小事!

第2093章 凿齿之心 小事!

标签:著名企业 5p11 凯旋门投注赌场

  抢走长枪的晁青,眨眼消失于天际。

  邪天平静注视。

  邪月毫无反应。

  射日弓却有些兴奋。

  “勉强领悟了五分本源之意的小杂毛啊,若你知道邪天刚刚破了金翅大鹏残留的六分虚空本源,嘿嘿……”

  微微臆想后,他就期待起来。

  心态一摆正,看邪天装逼不仅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更能从中学到有关装逼的高深知识。

  而后者,对射日弓更重要。

  “要开始燃烧了么?”

  见邪天闭上了血眸,他越发期待。

  在他眼里,邪天的行为是一种逆袭的情绪酝酿,更是对接下来装逼的整体筹划。

  “不知这次他又会如何逆袭……”

  “会不会直接杀了那小杂毛?”

  “若换做本射,绝对要把小杂毛射成蜂窝!我不惦记你的就是本射大发慈悲了,还敢抢我的东西!”

  ……

  然而歪歪良久后,他等到的不是邪天平静中带着霸气的追击,而是回头。

  “他想作甚?”

  射日弓一怔,顺着邪天的视线,看向了长枪之前所在的金峰。

  就在此时,浮屠再起,网格再生,邪天再跨。

  恍惚间,邪天借虚空、岁月两大本源,完成了对金峰内部的第二次探索。

  直到网格消失,邪天收回跨出的脚步,他平静中带着恍然的声音方才响起。

  “原来不断震碎虚空的,不是长枪……”

  因为此刻金峰内部那方圆数丈的空洞,其内虚空依旧在不断粉碎。

  “不,准确来说,是比之前长枪在时,更猛烈……”

  这就很有意思了。

  邪天再次闭上血眸,回顾两次入金峰的场景。

  第一次,他得见长枪嗡鸣碎虚空,先入为主以长枪为宝。

  第二次,长枪不再,虚空碎裂更甚,方知自己之前的认知是错误的。

  尽管他依旧不知道长枪插入的那血色石台是为何物,但他至少知道了一件事——

  “那长枪是在镇压血色石台,而且镇压得很勉强……”

  轻喃刚落,金峰瑟瑟,似在轻微地抖动。

  入峰内两次的邪天知道,这是血色石台从镇压中解脱后,开始了恢复。

  也是此时,盯着金峰内部看的射日弓,似乎看到了什么,微微色变的同时,也下意识叫道:“好个狡猾的小子!”

  邪月却有不同意见,淡淡反驳道:“长枪刚入手,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是以不去追那个人是很正常的事,也只有你才大惊小怪。”

  射日弓有些脸红,嘴倔道:“长枪又不在本射手上,本射怎么知道!”

  “呵呵,难得你没说那等接近混沌至宝的长枪没资格被你握住的话。”邪月失笑道。

  想到自己如今也不过是混沌至宝,射日弓尴尬地打了个哈哈,孰料邪月又开口道:“这个且不说,我好奇的是,为何你连那血色石台乃凿齿之心都没第一时间看出来?”

  凿齿,上古荒兽,人身兽面,身壮如山,双臂如天柱,上獠牙通天,下獠牙彻地,天性残暴,啖尽血肉生灵,乃上古洪荒害兽中的扛把子。

  射日弓脸更红了,但他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脸热,冷笑反驳道:“本射能看不出?本射能看不出?简直是在开混沌笑话!若看不出来,本射就不会说邪天狡猾了!”

  邪月失笑摇头。

  射日弓没说错。

  邪天没去追晁青,反倒留在此地继续关注血色石台的举动,确实称得上明智二字。

  究其原因,只有一个……

  凿齿,啖尽血肉生灵。

  这就意味着凿齿能吃荒兽,能吃龙凤,运气好的话,吞几个古巫也不成问题。

  吃谁不重要。

  重要的是消化。

  非要在吃货界评个老大老二的话,以天地为食的饕餮,还真不一定能战胜凿齿拿下魁首,原因便在消化二字之上。

  无论荒兽龙凤抑或古巫,天生强体。

  这种强悍赋予了他们令人发指的生命力、战力的同时,也附带了一个功能——他们的尸身,很难磨灭。

  其他的不说,单单是邪天碰到的断日力蝎、饕餮真身以及金翅大鹏的翅膀,都足以说明此点。

  无尽岁月都无法让其彻底消失于寰宇间,更遑论消化?

  但凿齿就做到了这一点。

  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不是天赋神通,更不是胃液侵天蚀地,而是因为凿齿有一颗无比强大的心脏。

  邪天面前,正有这么一颗心脏。

  准确来说,是凿齿之心的碎片。

  对古巫而言,凿齿之心都是旷世难寻的宝贝,对炼体士的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哼哼,凿齿之心啊,虽然仅仅是碎片,但蹦跶到如今都能借轻微的震动轻易粉碎虚空,那也不是邪天能怎样的。”

  见射日弓转移话题,邪月没有继续揭伤疤,反倒非常认同地点点头。

  在他看来,错非之前凿齿之心被那柄只差一丝就能晋升为混沌至宝的长枪勉强镇压,这颗凿齿之心早就长成完整的凿齿了。

  “所以啊射日弓……”

  听闻此言,射日弓全身就是带着浓浓不妙预感的一麻,狐疑问道:“干嘛?”

  邪月笑道:“这不是你装逼的大好时机么?”

  “哈!哈!”射日弓反应过来了,指着自家鼻子失笑道,“你是要本射帮他炼化凿齿之心?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邪月抬头望天,神情落寞道:“你曾经可是能夺裂天箭芳心、射杀帝俊九子的射日弓啊,哎,只可惜岁月如刀,曾经那位震慑上古洪荒的射日弓,如今却……”

  “且住!且住!”射日弓瞪圆了眼睛,拉着邪月激动道,“你,你再说一遍?”

  “哎,只可惜岁月如……”

  “前边儿那半句!”

  “你曾经可是能夺裂天箭芳心、射杀帝俊九子的射日弓啊!”

  “唔哈哈哈哈哈!”

  射日弓双手叉腰,仰天长笑!

  “不用说了,若这点儿小忙都帮不上他,本射也不配叫射日弓!”

  嗖……

  邪天正因金峰愈发剧烈的嗡鸣而束手无策之际,一道血色虚箭陡然从他体内射出,直没金峰!

  “这是……”

  下一瞬,金峰嗡鸣戛然而止。

  他大展邪心,顿时就看到金峰内部的血色石台上,正有一个双手叉腰、胸膛高挺、一副仰头叹天低的霸气中年大叔,正傲然屹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