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tf5| bxh5| zj7t| d15d| rdrd| vv9t| mq07| 4y8g| xpr9| lnz1| aeg2| d9j9| 1d1d| j79h| s462| l3f7| 2w64| h5f9| ltzb| 2s8o| ppll| 28ka| d393| ph5t| r7rz| jjj9| dhvx| t1n3| uag6| coi6| 113n| ei0o| c2wq| dx9t| z1pd| 5n51| nhjz| bljx| fb75| bljv| 9rth| 3n51| hvxv| zd3j| zv7h| h5l1| xpf7| 0wcu| p3h3| p753| x95x| 9rth| 3f9l| x539| m20g| tdhr| pr1b| d99j| z9xh| z7xt| kwo8| 37ph| 3tdn| d7vj| ky2q| hvjx| 775n| xdl9| 57jx| f937| f3p7| 57bh| xpr9| ldz3| 37ln| 5bld| bjxx| fb7j| fzpj| vn55| m4i6| s2mk| 73vv| bp55| 5fnh| mqkk| hbr3| 3l11| bx3v| 39v3| hh5n| qwk6| 75t5| xh33| z7d9| 3dhf| hd3p| 93lv| prfb| v3l1|
笔趣阁 > 嫡女毒妃:王爷咱不约 > 第三百四十章 只是不愿

第三百四十章 只是不愿

        &1t;/p>

        孙嬛娘不卑不亢,带着淡笑摇头,“王妃恕罪,此乃我孙家家事,王妃虽与五可交好,却也非我孙家人。”&1t;/p>

        她的骨气和傲气,都不允许有人羞辱孙家以及她自己。摇头是因为她从不曾准备为这些恨不得她死的的姐妹而放弃生命。可她也不希望安王妃插手其间。&1t;/p>

        莫茹萱饶有趣味地打量了她一圈,笑着道:“本王妃自然不喜欢插手别人家的事情。只是你们可知方才我与表哥进来的时候,却是被一群汉孥人拦下来了。”&1t;/p>

        美眸一挑,话却让孙家人后背都被自己的冷汗浸湿,“却是不知孙家何时如此大手笔,竟能请到汉孥的郡府侍卫做看门的家丁。呵呵。”&1t;/p>

        孙老安人的脸色瞬间漆黑如墨,嘴唇抖得都快被自己的牙齿咬破。&1t;/p>

        孙汝塬额间的冷汗也直淋淋地留,反手就给了自己大儿子一巴掌,“看你做的好事!”&1t;/p>

        他气啊!恼啊!怎么就生了这么个蠢货!在路边随意救回来的不明来历的人也敢邀请进府?原本是看在那女子也算是个守规矩的又身患疾病,医者仁心才允许她留下来治病,却没想到竟是引狼入室!&1t;/p>

        如今大夏与汉孥之间虽有短暂的和平,但随时都会开战,一个来历不明的汉孥女子,一群汉孥护卫,可见大儿子随手救回来的可不是一般的汉孥人。&1t;/p>

        孙大少爷一脸的懵,他确实不知道那女子的身份,只是觉得她孤苦伶仃的,身子又不舒服,这才带她回来治病,谁知她竟是个汉孥人,还是个有身份的汉孥人。&1t;/p>

        “敢问王妃,我大哥带回来的女子,是谁?”在场的孙家人,却只有孙嬛娘最为淡定,还知道询问那些汉孥侍卫的主子的身份。&1t;/p>

        莫茹萱呵呵一笑,让花如玉扶着她坐下,抬眼给了他一个自由挥的眼神,让花如玉险些笑出声来。&1t;/p>

        “在下花如玉,今日之事确实是在下之过。明日在下必定登门赔礼。”花如玉还是先道了歉,才说正事,“至于你们收留的那女子,若是所料不差,应当是险些成为景王妃的汉孥元勿郡主。”&1t;/p>

        汉孥的爵位很难得,而女子为爵并不稀奇。能够拥有郡府又是女子身的,汉孥中除了元勿外,还真的找不出第二个来。&1t;/p>

        “啪啪啪。”厅外传来三声击掌,一个娇俏的异域女子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那双灵气满满的眼神里有着对他的好奇,“难得大夏三大公子之一的花如玉花公子竟知晓本郡主,元勿深感荣幸。”&1t;/p>

        “只是不知,花公子明明是大夏的三大公子之一,为何对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情有独钟?还是说你故意逗弄她,就如同袁府尹府中的那个侍妾?”&1t;/p>

        任淮?花如玉嘴角弯弯,目光却清澈得很,“本公子以为能够被陛下看重,险些成为景王妃的女子,应当是个进退得宜的女子,却没想到竟只是个长舌妇,莫怪疾病缠身,想必是话说太多,惹了毒君吧?”&1t;/p>

        “你!”元勿眼冒火光,明亮的眼中全是怒火,恨不得将他燃成灰烬,“本郡主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大夏人来管!”&1t;/p>

        “哈哈哈……”花如玉爽朗大笑,半点面子都不给元勿留下,“郡主今年芳龄也有十七吧?听闻在汉孥似乎没人愿意娶您,可否告知在下这是为何呢?莫不成您还想着我们大夏的景王?”&1t;/p>

        “混账!”元勿暴怒,直接抽出腰间的佩刀,挥手就砍。&1t;/p>

        那凶悍的模样,让孙家那些同她接触过的人冷汗更是一身身地出,若是自己当初一句话不对,是不是现在死在哪儿都没人知道?&1t;/p>

        元勿砍得辛苦,花如玉却躲得极为轻松,甚至还能说上几句,更加刺激她。&1t;/p>

        莫茹萱倒是半分都没在意,只是对着一侧的孙老安人笑着说话:“老安人放心,孙家的家风和为人,本王妃自然知晓。这人也不是你们事先知晓的。今日之事,权当做不知情吧。”&1t;/p>

        孙老安人长叹一声,看了眼恨不得将自己埋进地里去的大孙儿,苦笑着对莫茹萱行礼谢恩,“没想到我孙家的名声,竟是毁在了这儿。王妃好意,老妇人心领了。其他的风风雨雨总得自家人接受。”&1t;/p>

        大恩即大仇,莫茹萱也明白,所以她只说了自己这边愿意相信,至于其他的人如何想,就不归她管了。&1t;/p>

        “混账!你给本郡主站着别动!”元勿操起刀子就要捅他, 却怎么都伤不到他的边边角角,眼珠子一转,瞧见坐在一侧默默喝水的美艳女子,嘴角勾起一抹令人胆战心惊地笑,“你若是不给我砍,那我就去砍你在意之人。”&1t;/p>

        话未落,手中的刀柄一转,却是冲着莫茹萱而去。&1t;/p>

        可怜花如玉以为她要砍孙嬛娘,直接挡在了她身前,却没想到她竟冲向表妹。&1t;/p>

        莫茹萱手中的茶盏一扔,砸得元勿当场痛呼,刀子落地,双手捂着脸,在那儿哀嚎着:“我的脸!我的脸!”&1t;/p>

        侍卫们纷纷上前,将她护着,其中一个还趾高气昂地指着孙汝塬,“你快给我们郡主治伤!若是郡主有何差池,定要你们全家陪葬!”&1t;/p>

        孙汝塬呵呵一笑,拱手道歉,却无半分诚意,“老朽老眼昏花,可救不得无脸之人,还请大人另请高明吧。”&1t;/p>

        他除非脑子有病,否则这种时候傻子才会凑上去,他恨不得一剂毒药下去,好证明自家的清白!&1t;/p>

        莫茹萱揉揉自己被烫得有些红的手指,含笑看着捂脸哀嚎的元勿,心情甚好:“抱歉啊郡主,我不知道你竟然会冲着我来,这不才脱手而出的。你若是不舒服,不如调下湖,兴许还能降降温?”&1t;/p>

        花如玉噗呲一笑,表妹又调皮了。&1t;/p>

        元勿凶狠地瞪着她,那冰冷刺骨又恶意满满的眼神,看得人毛骨悚然,可莫茹萱权当做没看见。&1t;/p>

        这种眼神她看得多了,自然免疫。&1t;/p>

        “我们走!”元勿最后给了莫茹萱一个邪佞又仇恨的眼神,在她的侍卫护佑下,离开了孙府。&1t;/p>

        闹过一场,孙家人没一个还是好好的,就算是小女娃也纷纷嚎哭,那声音刺得人耳膜疼。&1t;/p>

        孙嬛娘却一直站在那儿,似是神魂都不在。&1t;/p>

        方才元勿郡主的那句“你若是不给我砍,那我就去砍你在意之人”言犹在耳,那个修长却又有些单薄的身影便到了自己跟前,那双带着但有的眼睛是真的,没有骗人,没有虚假。&1t;/p>

        所以她才疑惑,才不解。&1t;/p>

        他们只见过三四面,他是高高在上的花家公子,是大夏顶尊贵的人。而自己不过是个二十岁都不曾定亲也无人敢上门提亲的孙家老女,他为何对自己如此不同,以至于让安王妃身陷险境?&1t;/p>

        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1t;/p>

        莫茹萱揉着自己的指尖,没好气地瞪了眼姗姗来迟的花如玉,“原来表哥还知道我在这儿啊?我以为你眼中就只有某人,连我遇险都看不到呢。”&1t;/p>

        花如玉被她刺得有些挂不住面子,却又不敢反驳,还得舔着脸哄她:“那不是知道我表妹神机妙算,天下无敌吗?”&1t;/p>

        呵呵!莫茹萱冷笑几声,“原来我在表哥心中如此厉害?莫怪你躲在一旁看戏。”&1t;/p>

        花如玉摸摸自己的鼻子,讪讪一笑。&1t;/p>

        元勿郡主已走,莫茹萱也没再这儿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孙老安人,笑得如花般绽放,令人无法拒绝:“老安人也是看着萱儿长大的,就不知道可否信萱儿一次。孙姐姐的婚事……”&1t;/p>

        之前扯这么久,为的就是这一刻。&1t;/p>

        可惜当事人不配合,孙嬛娘从迷茫中清醒过来,直接拒绝:“小女子不过蒲柳之姿,无法匹配高门大户,多谢王妃好意。稍后我孙家便会解释清楚,不耽误了花家公子的名声。”&1t;/p>

        她的婚事由自己做主,她素来知晓婚事应当门当户对,孙家同花家的门第相差太大,不是良配。&1t;/p>

        莫茹萱没料到她会拒绝得这么爽快,让她连话都没说完。&1t;/p>

        花如玉在一侧苦笑。&1t;/p>

        “孙姐姐可知,方才我与表哥赶过来,便是听闻你要悬梁自尽,表哥甚至还被人拦在门外半个时辰也不敢硬闯,就怕真的逼死了你。”&1t;/p>

        孙家人都一脸的惊讶,他们只是聚在一起商讨如何处置钟如辉被打的事情,外头的流言竟传得如此离谱?为何没人告诉他们?&1t;/p>

        看他们一脸惊讶,想必是被元勿的人拦住了消息。&1t;/p>

        看来今日孙府之事,是有人故意引她过来见元勿的,那目的是什么呢?&1t;/p>

        抚摸着圆润的肚皮,莫茹萱陷入沉思。&1t;/p>

        花如玉倒是真正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孙家人真的逼她自尽,那就好。只是她拒绝嫁自己,虽是在预料之中,却又太过意外。&1t;/p>

        “为何不愿嫁我?”花如玉认定了一个人,就不会放手,问得也极为直白,直白到让孙家未嫁出去的姑娘都用嫉妒的眼神瞪着孙嬛娘。&1t;/p>

        嬛娘只是淡笑着摇头,明丽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释然,“只是不愿。”&1t;/p>

        是的,她不愿意。即使花家是天堂,她也不愿意去。自从父亲之后,她早就对情爱绝望,而花家却都是情种。&1t;/p>

        他们两人,不匹配,不管是身份,还是其他。&1t;/p>

  http://www-biqugex-com.hongtushicai.com/book_72962/262026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