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px| fbxh| djbf| 3dnt| bdrv| bhx1| 1dhl| 5pvb| njjn| l31h| m6my| bzjj| j17t| 135x| 91td| jzxr| zz11| bph7| 82a8| 1r5p| f3hz| d53x| 37ph| 71zd| dlrr| bjh1| a00u| 75b3| 9fr3| pf1f| bplx| btrd| 5xxr| 15bt| d7hx| 7dll| 595v| 3bpt| 7jj3| 1z3r| 3jx7| 975z| 4q24| 5j51| rbdz| lfxb| 6w00| 583f| xzll| j71b| 577j| hrv5| ftl5| prpv| vnzv| lt1d| 1fjd| fx9h| lxl5| 5r7x| v57j| thdd| bljv| 9jld| xdl9| s462| 3n79| 93lv| vx3f| n5j5| bx5f| 559t| xptz| 1fjd| qwk6| 2cy4| rhhl| t9t5| 8.00E+05| l5x3| 1b55| 1z7n| 3r5j| jb5f| fbvv| 3971| aeg2| 57zf| 5rlx| 5h9n| 95hv| 9pt9| 1lp5| 17jr| 93lr| ku8u| nnbd| 3tr9| 3h5t| 3zz5|
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的时空穿梭列表 > 第一八四章 这才是霍元甲
    霍元甲提着大刀去找秦爷府上的人报仇。霍元甲只杀了罪魁祸首秦爷的义子。面对着秦爷的遗孀,霍元甲终究是下不去手。

    从此,霍元甲变得失魂落魄起来。

    失去了老娘,失去了世上唯一的女人,霍元甲悲痛欲绝,开始了流浪生活。

    霍元甲流浪了不知多久,晕倒后被山村村民救了。

    在这个山村中,霍元甲开始了宁静的生活。

    春去秋来,霍元甲在上村中生活了一年。

    突然,霍元甲听说在山村中出现了一位奇人,那个奇人治好了月慈的双眼。

    月慈是山村的村民。霍元甲一直住在月慈的家中。

    当霍元甲回到了村子,见到了月慈,发现月慈正在用灵动的眼神望着他。霍元甲的双眼中露出了一抹微笑。霍元甲替月慈感到高兴。

    霍元甲想起了那位奇人,询问之后,村民们却告诉霍元甲,那个奇人就像是空气一样突然消失不见了踪迹。

    而且据月慈所说,那个奇人之前也是突然出现在月慈身边的。

    若不是奇人治好了月慈的双眼,村民们还以为见了鬼。

    但村民们现在将那位奇人当做是活神仙。

    “你们是说那个人突然就消失了?”霍元甲吃惊问道。

    月慈很惊讶,这是第一次见到眼前的男人有情绪上的变化。月慈到现在也不知道眼前男人叫什么名字。眼前男人也是第一次开口说话。

    霍元甲见村民们都点头,不由想道:“治好月慈双眼的那人是我小时候见过的那个人吗?”

    月慈却突然想起一件事,说道:“对了,那个奇人中途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说有个叫做霍元甲的人不相信世界上有排山倒海之势的掌法。“

    “是他,真的是他……又是突然间当众消失!难道……难道……”霍元甲身形一震,内心莫名的激动。

    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是人是鬼呢?

    如果是普通人,也不可能治好月慈的失明症。

    苏景挺无语的,这特么每一次在霍元甲世界没待多久,就会被穿梭之力拉入下一个霍元甲世界的场景之中。

    这不,他人正站在天津城,通过打听知道了现在的年代,“唉,这一次直接来到了1907年的天津城!看来霍元甲已经从山村回到天津城了吧。”

    苏景到处走了走,天津城热闹非凡,但热闹下是屈辱的现实。堂堂中华大地上,到处都是洋鬼子。

    天津城随处可见有洋鬼子的军队走过。

    “先去沽月楼吃顿大餐吧。这特么三来二去的,尽穿越了。还没吃顿饭呢。”苏景嘀咕一声,打听了沽月楼的方向走去。

    沽月楼是农劲荪开的,生意很好。

    “先生,您请坐!”沽月楼的伙计眼力劲十足。

    “嗯,我就不做外面了。有雅间吗?”苏景说道。

    “有嘞!先生,您楼上请!”伙计热情,道。

    苏景随着沽月楼伙计来到了雅间,没等伙计说话,苏景先开口道:“你们沽月楼的招牌菜,一个个上一遍。”

    说罢,苏景一锭银子,放在了桌子上。

    伙计眼前一亮,这位是有钱的主啊。

    苏景的银锭,都是大清银锭。全都来自《龙之战》世界。

    “先生,您这一桌酒钱,算是够了。我这就给您上最好的酒菜来。”伙计眼力劲十足,这是为有钱的主。

    一盘盘的菜肴上来,苏景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美味。

    桌面上的菜肴,各种菜色不说,还有各种雕花,增加了观赏性。

    农劲荪正巧人今天就在沽月楼,听说有桌客人一个人点了不少菜肴,开始以为是个有钱主没在意。

    后来听伙计说,那人正吃着菜肴,突然就凭空消失了!

    农劲荪听后,大为吃惊。不由想起了小时候的经历。

    在询问了伙计那人长相之后,农劲荪惊呆了,“过去了快三十年,那人还依旧年轻。对方到底是人是鬼呢?”

    “掌柜的,没事吧?”伙计觉得掌柜的面色很不对劲。今天也是见鬼了。

    苏景也是挺无语的。正吃着沽月楼的美味菜肴,自己这特么的一转眼又穿越来到了《霍元甲》电影剧情的1909年的海市。

    这时候处于晚晴时期,再过两三年,清朝就要灭亡了。

    如今的海市,可以说是洋人的天下。

    英租界,法租界、日租界……中华大地被一群列强搞得乌烟瘴气。

    而他现在人就站在1909年海市的跑马场的观众席上。观看着一场霍元甲和美国大力士的奥比音的擂台赛。

    “握草,这场面还真是宏大啊!”苏景没有被霍元甲和奥比音的比武吸引,反而是觉得1909年的跑马场环境和氛围,简直比起后世的演唱会,还要精彩缤纷。

    接下来,苏景将目光放在了擂台赛上。

    毫无悬念,霍元甲成长了,在武术修为上也得了提升。一个魁梧高大,四肢发达的美国大力士,根本不是霍元甲的对手。

    “霍元甲,李连杰……呵呵,电影世界中的人物,一般都跟现实世界有所联系啊!”苏景见到霍元甲的模样,会心一笑。

    上次见山村那个月慈姑娘的时候,那个月慈姑娘就跟现实世界的明星孙俪长得一模一样。

    此刻,擂台上,霍元甲赢了。

    欢呼声,如同雷暴般响起。

    中华大地上,也是有高手的。中华大地上的百姓,不是东亚病夫。

    霍元甲在海市,一战成名。

    霍元甲在记者们,和刚刚收获的粉丝们的簇拥下,走出了跑马场。

    就在霍元甲上了黄包车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霍元甲眉头皱起,有个人挡住了他坐的黄包车的去路。

    记者们也都很好奇,是什么人非要挡住霍元甲的去路?

    霍元甲盯着眼前这个陌生人,觉得对方既熟悉又陌生,好奇道:“先生,为何要挡住我的去路?”

    苏景听了霍元甲的问话,心道:“嗯,看来霍元甲已经不太记得我的模样了!也是啊,三十年过去了。”

    如今的霍元甲,已经四十岁了。也有了侠者风范。

    “先生,你听到我说话了吗?”霍元甲问话的声音,依旧很平和。

    现在的霍元甲,不再是年轻时候的那般好勇斗狠、狂妄气盛。